廊坊城管打学生引发贴吧强烈抗议:城管打人何

才在《天涯杂谈》看到有关老李生活的小城“城管打人”的贴子,又查看了有关此事的资料,觉得这里面可能有问题。目前,廊坊一中贴吧堆满了学生议论和抗议“城管打学生”的贴子,而且,几乎廊坊各市区的中学的同学,都发来了声援贴,看了才知什么叫“群情激愤”。

其实,有关各地城管打人,甚至打死人的消息,自各地有了“城管”这个部门以来,城管野蛮执法甚至打死人的事件,三天两头就会见诸报端,早已引起众怒和公愤。

面对此比比皆是,触目惊心的“城管打人”现实,无奈的老百姓总结了三个最让人害怕和愤怒的事:矿难、欠民工工钱和城管打人!人们早已见惯了保安打人,对城管打人,开始还“认识”不足,以为,毕竟是国家公职人员,是执法部门,人员的素质应该是高的,应该是讲道理的。可是,我们英勇无畏的城管们,很快就以自己的大无畏的流氓精神,打出了英名,打出了气概,让一些百姓闻之吓破了苦胆,让一些商贩见了屁滚尿流!

真的,关于城管暴力执法的事件屡见报端,甚至有的百姓称他们为“拳头队”,“暴力队”。城管的名字在百姓的心中一下名声“大大的坏了”。“城管”的名声不好,总有人将原因归结为城管在执法纪律上缺乏明细可操作的制约和监督机制。改革开放以来,国家进行了三次大的机构改革,目的都只有一个——缩减机构,精兵简政。可精来简去,城管的机构却越来越臃肿,城管的人员越来越膨胀。本人所在的城市,现在叫城市管理综合执法局,编制与人员规模都是空前的。城市管理,原本有各类政府机构分工明细地管着。治安,有***局;市场管理,有工商、税务;城市清洁,有环卫;环境,有环保;城建,有建设局;一句话,“城管”管的事,哪一样没有政府相应的机构归口管理呀?别人能管的事,城管却硬来插手,能不乱么?这样的机构重叠和多头执法,岂不是给了政府机关执法不力,执法时互相推诿或因利益抢功,找到了最好的借口了吗?不是给百姓增加不必要的负担么?谁为这些蝗虫一样庞大的队伍“埋单”呀?当然是百姓和地方财政了。

按说,国家对执法部门的执法人员要求的应该是非常严格的了,据有媒介报料:***局不是正式干警不敢穿警服,工商局不是在编人员不敢戴大盖帽,但城管不同,只要招进去,肩章、大盖帽就一应俱全。在一些地方,一个小小的城管中队长,可以不给上面打招呼,随意安插自己的三姑六姨和江湖朋友,甚至痞子、恶棍混迹其中,反正都是临时聘用,虽没有固定的收入来源,但是工资可以靠他们那顶“大盖帽”来创收,收入可以在百姓身上榨取,从所谓的罚款中提成。于是,在一些地方,城管几近成了一群肆无忌惮的“匪帮”!有的打着“综合执法”之名,干着中饱私囊之事,将可怜巴巴的下岗职工和残疾人经营的修鞋摊点霸占,然后拿出来公开拍卖;或收走拉走摘掉经营者的广告牌和门头牌照,然后由他们指定地点制作和收费;有的,像土匪下山一样,一路汽车笛声狂响,折腾得暴土扬长,鸡飞狗跳,所到之处掀摊子、砸店子、赶贩子,折秤杆子,把风吹日晒中推车叫卖嫌几个小钱的小贩们赶得又跑又躲又藏;有的,把进城卖农副产品的农民赶走,将农民用血汗换来的东西扔掉,搞得民怨沸腾。更令人莫名其妙,让人百思不得其解的是,有相当数量的城管队伍在所在地是个只管别人却不受人管制、监督的“太上皇”。城管打人了,***局的甚至没权处理!

我的一个朋友曾撰文说,按理市级的城管大队可以管区级的城管中队吧。没门!因为工资不是城管大队发的,是靠他们自已创收的,凭什么受你管?即使同级也各不买账。不难想像,一个靠这种“食利”手段把生存成本转嫁给底层民众的部门,创收“创”得该有多么有恃无恐,又有什么样的违法“执法”行为不会发生?而当城管人员与群众发生了冲突,以强扒裤子、挥刀刺人、脚踹孕妇的种种行径暴力执法时,竟不乏有他们的上级或监管者认为,这些赤裸裸的侵害在所难免,甚至以“文明就不能执法,执法就不能文明”的名义替他们掩饰、遮瞒、歪曲事实。

这真叫人迷惑不解:城管究竟是为谁执法?执的又是哪家的法?如果用这种野蛮的方式来管理城市,城市怎么谈得上文明?又如何代表最广大人民群众的根本利益?长此以往,党和政府的形象怎么来维护呀!

返回列表
keywords:亚博平台【网址:yabb.cc】为您提供亚博平台注册、亚博平台登录、亚博平台地址、亚博app下载地址、亚博登录地址等相关官网服务。